丝瓜app为什么下载不了

世事难料,柳牵浪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字眼,这是南宫爷爷常说的话。像诗风妹妹这样聪明可爱的女孩儿,也许老虎都舍不得伤害的。

南宫爷爷说过,上古就有人兽友好的事例,甚至还有人兽恋什么的。这么想着柳牵浪心情轻松了起来,细细审视着周围,想弄清眼前这块蓝色墓碑哪去了。

柳牵浪围着翡翠陵足足走了五圈,每一块墓碑都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。要说发现倒有两点柳牵浪颇是纳闷儿。

一是经过红翠墓碑时,柳牵浪突然感到异常亲切,忍不住在墓碑上多看了许久,离开时竟觉得很不舍,这种感觉以前也有,但从没现在这么强烈。

二是这块蓝色墓碑消失的太过诡异,就连墓碑的底座都没了,原来有碑的地方长满了花草,和别的地方丝毫无异,柳牵浪百思不得其解。

除此之外翡翠陵还有两个变化,一是陵顶的八只巨龟就剩下七只了,东南方向的巨龟不见了。

二是桃花林,此时的桃花林,一改平日的落英缤纷的情景,而是桃树枝上缀满了熟透的桃子,桃树枝被压得弯弯的,空气中充满着香甜的味道。

东方已发白了,柳牵浪没敢造次,望着鲜嫩的桃子,流着口水恋恋不舍的向家走去。

龙云山上白茫茫的,犹如大雪覆盖,巍峨的山峰好像天空落下的神塔,斜倚苍穹。

脚下湿漉漉的,各种野花儿竞相开着,晨风摇曳着它们娇媚的身影。

林中醒来的鸟儿渐渐呢呐细语起来。

踏着春日的草香柳牵浪回到了熟悉的青石小院,翻墙入院,柳牵浪探身看了看,确信家人还在睡梦中,悄悄溜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清纯白洁白雪姬

把一身脏衣服迅速脱下扔到一边,换了件干爽的,一步窜上床,抱着松软的被子睡去了。

朦胧中听到院中隐隐传来吵闹声,柳牵浪从梦中惊醒,赶紧理好衣服,藏好古卷,踏出房门。

一眼便看到了那梦中一再呼唤的小女孩儿,眼睛一热,泪便下来了,使劲擦了擦,欢快的牵起小女孩的手左看看,右看看,那双大眼睛如两眼清泉,灵动而幽远。

童稚的笑声绕在耳际,那么熟悉,又好像从遥远中走来。看着姐姐柳娟为她梳头,心中甜甜丝丝的感觉,真开心。

爹爹回来了,有点和往常不一样,仍旧那么爱惜花草,但却给柳牵浪一种神秘的感觉。

他的话似乎太过深奥,自己理解不太深刻。

爹爹正望着东方初升的太阳,而自己看到诗风怀中的虎纹猫想起了昨天夜里的一些事。

回过神来,听到娘对着爹爹的背影道:“河东,不管将来怎么样,他们选什么路,我们都理解他们,支持他们。其实没什么的,人要想不俗,选的路就必然崎岖难行!不历风雨,难见彩虹。

相信苦尽甘来,每个孩子都能拼来他们想要的一切。说真的,有的时候我真希望它们永远长不大,永远像现在这么开心快乐!”

风月儿边说着话,边把三个孩子拥在了怀里,在孩子们的额上轻吻着。

一股无限的温馨瞬间流遍三个孩子的身体。那种感觉平安而欣喜,舒服而依恋。

仰头望着风月儿那慈爱的面庞,三个孩子陷入馨甜的晨香中。

柳河东慢慢转过身,微微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人该走一段不俗的路,无论这条路有多难!我很佩服那些走出龙云山的人,他们经历的世界一定十分精彩,是我们这些井底之蛙无法想象的。”

“大爹爹,大娘娘,你们这是怎么了,我们不是很开心吗?”

小女孩扯着两个人的衣角道,满脸的疑惑。

一旁的柳娟笑吟吟的道:“就是嘛,爹!娘!你看诗风妹妹多可爱呀,要多乖有多乖,要多开心有多开心呢!别担心我们了,倒是竟花节快到了,爹爹一定要养足精神,精神饱满的参加下月的竟花节。

今天已经是三月二十号,离竟花节只有十天了。昨天我去市场买东西,看见天涯小筑来了好多人,有龙云山庄的,卧龙湾的,天雁帮的,还有好多不知什么地方的人。今年的竟花节一定更热闹。

我相信爹爹今年竟花大赛一定能进前三名!我们的君兰芸香实在太美了,端庄秀雅,出凡脱俗,胜嫦娥,赛花仙。”

言罢,柳娟双目盈盈地看向柳河东。

柳河东夫妇闻听女儿的话,心中微微一颤,双眼不由有些湿润。

心道孩子长大了,知道替爹娘分忧了,二人目光欣慰的看着乖巧的女儿似有无限语言,然而什么也没说,有时候无声胜有声。

那是怎样娇美的面容,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。

只是美丽的目光中永远闪着一丝怨恨,含着一丝冰冷。

夫妻二人说不清这孩子这是为什么,心间总是缠绕着那股清冷,那股倔强,那股冰傲。

二人私下闲聊常开玩笑说,我们的女儿要是生在大山之外的皇城里,说不定是皇娘娘的命。

“爹!娘!你们就放心吧,有我和远方在,没有人敢欺负姐姐和诗风妹妹的!”

柳牵浪信心十足得道。

“呵呵,牵浪哥真好!”

小女孩笑着道,又顺手把柳牵浪扯过来,踮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弄得柳牵浪满脸绯红。

几个人看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小女孩嗔道:“这有什么呀,等长大以后我还要嫁给牵浪哥哥当新娘呢,亲一下怎么了!”

这一来,更是让柳河东夫妇和柳娟笑得前仰后合了。小女孩没笑,很认真的样子。柳牵浪没笑,发誓永远保护好小妹妹。

院中一家人正笑得一塌糊涂时候,听到院外有脚步声传来,定睛看去,来人一身黑色轻装打扮,中等身材,腰间兽皮腰带,上别圆月小弯刀。

此人双目炯炯,面堂红润。不是他人,正是柳河东的义弟程华。

程华刚从庄西回来,本打算去那里练晨功的,可看见翡翠陵围了一大群人,便转身回来了,顺便给大哥问个早安。

程华道拱手道:“大哥今天何事这般高兴,远远就听带你的笑声。”

“哈哈,还不是咱的乖女儿诗风嘛。”

柳河东还有些忍不住笑。

“噢!哈哈,风儿这孩子又来瞎闹了!咱怎么生这么个捣蛋鬼,是不又给大哥惹麻烦了?”

程华也笑着说道。

“没,没有!她可乖得很呢!你嫂子她们几个一会儿都舍不得离开她,哈哈。哦,对了,小弟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呢?”柳河东收住笑声疑道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翡翠陵那围着许多人,估计出什么事了,献花的人都被挡在桃花林外。我正想和你提这事的,早饭后去看看。”

程华略有所思的道。

柳河东闻言心中大惊,神陵出事可不是什么好兆头,但仍淡淡的说道:“我今天在倾天柏树下练功时就纳闷,怎么几位长老没去呢,原来去翡翠陵了。就如小弟所说,一会儿去探听一下。”

相互道别后,程华望了一眼女儿笑笑去了。

Tagged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