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破解版污最新版本

官差似乎知道族长的疑惑一般,又出声解释道“今天新上任的县太爷乔江的公子,乔建华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他都能当官?”

“这……”

一时间围观的人群立刻就响起了一片的倒吸气,他们是无论如果也没有想到乔江真的会当上官,毕竟当初乔家卖闺女的事情,那可是真的呀。

族长与大刚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,乔江就这么当上官了,可是乔江当上官了,为什么要先抓了乔湖一家。

大家都不是傻子,细想一下刚才官差说的话,打了县太爷的公子与杨家公子,杨家不就是前些日子闹事儿,被乔玉灵收拾过的么?

族长眼神一闪,便出声问道“不知道各位是奉命前来这些搜什么?”

几个官差立刻犹豫了起来,后面站着的一个年纪较轻的官差,立刻就一脸傲然的道“当然是搜银子,乔湖一家拿了杨家的银子,自然是要还回去的。”

族长立刻与大刚对视一眼,大刚慌忙上前道“官差大人,这……这里的地方这么大,东西具体放什么地方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搜得出来?再说这天寒地冻的,搜到明天晚上都搜不完吧。”

官差立刻苦了脸,他们也知道这个情况呀,可是……他们是奉命来的,如果不搜回去东西,这……

可爱mm_唯美英伦风格时尚写真

族长这时就出面了,“行了,大家也不用搜了,我身为乔家村的族长,自然不能看着你们就这么搜,你们带我回去交差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官差犹豫。

族长也沉了脸道“总之我是不会让你们搜的,你们有人,我们也有人。”说完他意有所指的看向了身后的人。

而此刻乔玉灵家的这些人可都是凝聚在一起的,若说以前他们还怕怕的,可是当他们又拿乔玉灵家的银子,又吃乔玉灵家的。

现在乔玉灵家又给他们的孩子找了先生,并且天气冷了还给大家分了布匹和棉花,这些个东西,在这些朴实的村民心里,那可真是天大的恩赐,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这些人破坏的。

是的,孩子是一个家的希望,乔玉灵当时只是想着自家的姐姐妹妹要学习,反正也要请一个先生,不如给在她家干活的,所有人一个福利,于是就有了农场学堂这一出。

可是这一出却暖到了大家的心里,让大家铭记于心,更是与乔玉灵家站在了同一条线上,哪怕是现在对抗这些官差。

官差看到族长身后的那些人,再想想这庞大的地方,最后咬了咬牙道“行,那你跟我走。”

族长点头,然后扭头看向大刚说“行了,你安排大家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,我去看看就回来。”

“族长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大刚说。

族长摆了摆手,“行了,好好在这里看着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说完族长也不再看大刚扭头就跟着官差走了。

但是大刚这些人看到族长都被带走了,就各种的不淡定了,最后大刚决定,与同村的几个男人一起去看看。

原本乔玉灵一家就是吃过午饭回去收拾的,当他们到了县衙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乔玉灵到县衙时看到的就是乔湖,小刘氏,乔玉月几人都跪在地上,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。

上位坐着乔江,一侧坐着乔老爷子,一侧坐着杨老爷,乔老爷子身后还站着不少人,几乎乔家人都出来了。

不过……老大媳妇儿吕氏与老二媳妇吴氏的脸上都蒙着布,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。

乔玉灵进来只是扫了一眼,便看清了,可是在看到跪在地上的家人时,她的眼眶还是忍不住的红了。

乔江与在场的众人看到乔玉灵进则,立刻露出恶意的笑容,乔江更是直接说道“哟,让我看看这是谁来了,乔家最为耻辱的傻妞来啦。”

乔玉灵没动就那样站在乔湖几人身后,可是她看到小刘氏跪在那里身子,还是忍不住上前,直接拉着小刘氏道“娘,你起来,别跪着。”

“慢着。”乔江沉声道,最后带着一股贱笑道“我有说让她起来吗?有经过我的同意吗?”

小刘氏原本想起来的身子僵了僵,立刻又跪了回去,没有说话。

“大老爷请让我家贱内起来吧,她现在是双身子的人,跪不得。”乔湖直接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。

他并没有叫乔江哥哥,也不想叫乔江哥哥,他只想求着上前的人,放了她的妻子,和女儿,有什么事情他受着。

乔江仿佛非常享受这样的情形一般,立刻哈哈大笑起来,“乔湖你不是很有能耐的吗?怎么这会成了怂包了,对了乔玉灵一直跟你在身边的那个狗腿呢?”

乔玉灵知道乔江说的是南宫辰维,她的眼眸顿时沉了沉,然后也不见得她是怎么出手的,只见她轻轻一甩手,上面的乔江立刻就痛叫出声,“啊……”

这一下可是将众人吓得不轻,大家都惊愕的站起身来,吴氏立刻走到乔江身边,急忙询问着,“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

因为疼痛乔江的脸上立刻就出了汗,他伸手颤抖的指着乔玉灵,哆哆嗦嗦的道“是你……是你对不对,你是对我下手的,你这个妖孽,你对我用了什么手段?”

乔玉灵冷笑,“这话你恐怕说错了,自己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,自己不清楚?或许是老天都看不过眼,所以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罢了。”

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,肯定是你这丫头搞得鬼,对了,你以前是个痴傻的,最后怎么会这么立刻,你肯定是被鬼俯身了。”乔江越说越玄乎。

站在一边的师爷,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最后还是默默的上前在乔江的耳边小声提醒了一句,乔江的脸色很臭,但也不再说乔玉灵是被鬼上了身,而是狠狠的瞪着她。

最后他干脆大手一挥,“来人,给我打。”

“请问大人我犯了什么错?”乔玉灵挺直了小身板,死死的盯着乔江。

Tagged |